新聞商務周報 | 首次倡導打造書業共同體,產業生態將怎樣被重構?
發布時間:2020-01-13 | 來源:

 
    商務君按:近兩年,浙江出版聯合集團(簡稱“浙版集團”)舉知識服務大旗,從2018年開始確立了“思想引領時代,知識服務用戶”的價值觀,推動各出版和發行板塊增強互聯網思維和用戶思維。
昨天,浙江省新華書店集團2020供應商年會在京舉行。會上,浙江出版聯合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總裁鮑洪俊發表了題為“打造共建共享的和諧書業共同體”的講話。
    在開始今天的主旨演講前,我想先講一本書在過去5年里發生的故事!端囄念惥邸,這是一本唐朝初年編修的古籍圖書,是中國現存最早的一部完整的官修類書。書名很符合書的內容:把唐朝以前的所有文學藝術典籍匯編在一起。
    2015年,浙江人民美術出版社翻出這本書開腦洞,書既然叫“藝文類聚”,但僅僅是匯編書還不夠,還應該以書為旗去做更多有意義的嘗試。于是,出版社內部挖潛組建融合團隊,按照現代理念來做書,做文創年貨、做藝文書房,讓書中所傳遞的價值理念立體起來,看得見、摸得著。
    不過,這還不夠。今年,浙江的新華書店也要參與進來,在書店里創變出風格各異的生活美學空間,以“藝文類聚”為一種精神標簽,去辨識、去匯集、去對話一類用戶社群,從而提供更精準、更豐富、更多元的可持續性文化產品,讓知識回歸價值引領的精神尊嚴。
什么是書業共同體?
 
    從一本書到一個出版品牌,再到一種人文空間,圖書的內容沒有變,傳遞的價值理念沒有變,但裂變出一種書業新景觀:出版社不再只是出書,實體書店不再只是賣書,它們正在攜手創造知識服務。
    我想說的是,這本書的裂變故事,也是我們這個行業正在發生的創新故事:在這個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的時代,技術進步和需求變化,正在重構書業高質量發展的生態鏈,出版社和書店不再是上下游關系鏈,而是逐漸走向以知識為中心的融合型關系鏈,唯有共建才能共享,唯有共融才能共榮。所以,這就是我今天要講的主題:打造共建共享的和諧書業共同體。
    首先,我想向各位嘉賓分享我對書業共同體的理解:它是以推進閱讀文化供給側改革為目的,以書鏈萬物的思路整合行業內外生態鏈,建立一種基于用戶價值創造和跨領域價值鏈高效合作的書業共同體。
 
    它的實現路徑是以服務用戶為中心,通過運用互聯網和大數據等技術手段,重塑協同出版發行環節的組織結構、生產流程、運營機制,實現深度的共融共通共營,為用戶提供系統性、情境性、終身性的知識服務解決方案,從而形成知識生產-知識傳播-知識衍生-知識消費的商業生態閉環,引領傳統書業蝶變轉型。
    具體來說,主要通過以下三個維度來構建共同體:
重塑書業生產運營共同體
以高質量內容為導向,協同書業重塑生產運營共同體。
    在傳統的書業格局中,出版社是生產端,編輯按照個人取舍標準把書做出來;書店是發行端,通過各種營銷方式把書賣出去,兩者各為獨立工種,開展標準化的流水作業模式。隨著互聯網技術對傳統書業的全面賦能,出版業逐漸轉向做內容運營,以具體的選題為運營項目,實行全流程、全領域、全產業的裂變式開發;而書店業則轉向發展平臺經濟,既進行傳播推廣,又實現銷售轉化;既銷售產品,又收集需求;既是市場的終點,又是生產的起點,形成強有力的商業生態閉環。而這兩者的深度發展,必須實現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這種深度融合首當其沖帶來的是傳統組織架構的再造。這其中,首先是對運營工種的首位確認。我們必須認識到,運營能力建設一定要提升到事關書業轉型升級的首要地位上來。這一新工種有別于傳統的產品營銷,它更多的是基于用戶需求對所開發項目的全流程服務,它不以直接變現為目的,追求的是深度的、可持續的盈利模式。比如,在出版環節,運營能力體現在以項目為中心,對選題的甄別、團隊的組建、產品的開發以及后續的研判;在發行環節,運營能力體現在以品牌為中心,對產品的推廣、資源的整合、數據的分析、用戶的運維等。
    其次是對行業分工的深度細分。傳統的閱讀場域,紙質書一統天下,隨著技術的進步,用戶不斷地被解構重組進各種圈層;ヂ摼W技術打破了產業的流程邊界,多點觸達、即時反饋、多元融合的滲透讓生產環節變得具體且龐雜,這就需要各領域進行更專業、更細致的分工,比如編輯,根據平臺介質不同,細分為紙書編輯、影像編輯、研發編輯等,比如書店賣場,根據不同業務類型,細分為物流崗、薦書崗、策劃運營崗、數據分析崗等。
    再次,行業內部迫切需要建立協同工作機制。互聯網技術的發展帶來了全新的體驗經濟,不少互聯網企業在布局全生態體系時紛紛將書業納入重要一環,倒逼傳統書業轉型升級。因此,出版業和發行業更應密切抱團發展,探索協同工作機制,互為補充運營,從各自優勢的垂直領域縱深切入,加速存量轉化、增量開發,共同做大知識服務體系建設,力爭掌握細分領域的絕對話語權。
 
構建精準出版共同體
以數字技術為手段,協同書業構建精準出版共同體。
    互聯網技術為傳統書業轉型既帶來機遇,也帶來了挑戰。 我們需要肯定的是,技術改變了內容生產、傳播與消費模式,通過市場機制篩選出有價值的內容,并實現內容價值的最大化。同時,我們也要看到,電商的崛起和跨界的廝殺把書業逼近“零和博弈”,引流型促銷、區別化供應、比價式消費形成惡性競爭,造成書業的高質量供給側改革發展緩慢。其中,數字化是未來出版業發展的重中之重。數字出版的下一個方向是智能出版,就是跟虛擬空間、仿真技術結合,提供知識點、知識包、閱讀場景,這就更需要出版機構、技術公司、傳播市場、傳播院線,共同合作、共同打造多業態并舉的出版新形態。
    首先是協同行業開放數據,為精準出版降量提質。數據顯示,每年全國圖書出版種數已突破50萬種,總量保持逐年增長,但新書品種數量呈逐年下降的態勢,這說明我們的發展結構有待優化,觸達市場的能力、沉淀用戶的需求還不夠。打造互聯網時代的知識服務生產體系,既能搜集海量用戶需求作趨勢性分析,又能從趨勢中提取出參差百態的產品結構,這必然需要協同行業加強數據研判、開放數據共享,為傳統書業注入強勁的精準動能。
    其次是運用智慧技術提升行業精準協同能力。互聯網時代,產業發展呈現越來越明顯的“二八分化”,優勢資源越來越多地向頭部領域集聚。因此,要形成系統性的知識服務體系,出版端和發行端的各個環節應該加強更親密無間的對接模式,贏得行業的頭部地位。比如出版端應該加強以數字為驅動的生產機制、以內容為中心的數字產品開發和以精準為方向的平臺分發協作,發行端應該加強以數字為驅動的營銷管理、以內容為中心的多維產品整合和以精準為方向的用戶體驗協作。目前,我們集團正在打通博庫書城網絡平臺、青云E學在線教育平臺、火把知識服務平臺、中金易云出版大數據服務等重點平臺,增強出版和發行、線下和線上協同效應,使數字出版真正成為集團新的經濟增長點。
 
 
建設用戶服務共同體
以融合發展為平臺,協同書業建設用戶服務共同體。
    用戶在哪里,書業未來就在哪里。當下,許多出版社、實體書店紛紛轉型定位知識服務商,關鍵之舉在于深耕用戶服務。無論是大數據分析用戶畫像,還是線上線下引流運營,最終指向都是增強用戶黏性,實現用戶社群化管理。
    市場在變,渠道在變,用戶對高品質內容的知識需求不變;載體在變,技術在變,用戶對高質量文化服務的追求不變;時代在變,環境在變,我們創新發展、攜手共進的初心不變。當下,許多出版社、實體書店紛紛轉型定位知識服務商,而關鍵之舉在于深耕用戶服務。無論是大數據分析用戶畫像,還是線上線下引流運營,最終指向都是增強用戶黏性,實現用戶社群化管理。從生產轉向服務,從大眾轉向社群,需要傳統書業更緊密協力。
    2018年,我來到集團后,確立了“思想引領時代,知識服務用戶”的價值觀,推動集團內各出版和發行板塊增強互聯網思維和用戶思維,大力發展在線教育、知識付費服務等新業態,研發智慧書城服務平臺,打通線下線上書店,協同出版、發行、數據等多環節合作生產滿足用戶多樣化、個性化需求和多終端傳播的出版產品,最終目的都是全面提升我們的用戶服務力,去滿足人們對美好文化生活的新期望,這也是我們行業存在的社會價值、市場價值所在。
    征程萬里風正勁,重任千鈞再出發。一切偉大成就都是接續奮斗的成果,一切偉大事業都需要在繼往開來中持續推進。中國之變,不僅是生活之變、發展之變,更是中國人的精神之變、氣質之變。機遇何其寶貴!使命何其光榮!責任何其重大!建設書香社會,不斷提升人民思想境界、增強人民精神力量,讓中華民族的精神世界更加厚重深邃起來,我輩書業同仁唯有篤定決戰決勝之志、下足苦干實干之功,方能不負偉大的新時代。
    路在遠方不要緊,持續趕路要緊;滾石上山不要緊,合力攀登要緊。今天,我在這里向大家發出共同體倡議,期待來年有所得、有所獲!疤旌畾獠恍,景晦色方深”。希望明年再見時,我們的合作共贏有新成果,我們的共同體推進有新進展,我們的生態鏈繁榮有新氣象。新的一年守正創新,決戰決勝出版運營圖書精品,鑄就書業輝煌人生。
类似微博赚钱的软件 南粤36选7走势图表 南京麻将50算法 手机版四川麻将 湖南体彩幸运赛车官网 捕鱼王2官方网下载 打自动麻将机的技巧 澳门福乐彩官方总站 平特肖公式大全 四川金7乐数据软件 今期免费公开一肖一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