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類

您現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類 > 少兒讀物 > 兒童文學 > 中國兒童文學

顏料坊的孩子

  • 定價: ¥32
  • ISBN:9787559708250
  • 開 本:32開 平裝
  •  
  • 折扣:
  • 出版社:浙江少兒
  • 頁數:233頁
  • 作者:荊凡
  • 立即節。
  • 2018-07-01 第1版
  • 2018-07-01 第1次印刷
我要買:
點擊放圖片

導語

  

    荊凡著的《顏料坊的孩子》是一部題材獨特,以國畫顏料為書寫對象的現實題材成長小說。
    它寫的是蘇州城一家有歷史的顏料坊以及這家顏料坊主人一家——特別是兩個孩子的故事。
    他們之所以對他們的作坊如此上心,一是因為傳統的工匠意識——這種意識使他們對自己所操持的工藝一絲不茍,甚至頂禮膜拜,更是因為他們始終的聯想——聯想到這些顏料是怎樣通過藝術家之手將它們變成美輪美奐的作品而被人類享受的。所以,他們才會對顏料如此著迷,如此精益求精。
    這些人生活在一種審美境界之中。審美境界無疑是人生的最高境界。這種境界感染了雙胞胎兒女,也感染了周圍的人。當作坊的主人因操勞、因焦慮過度而意外地離開這個世界時,我們感到了無邊無際的憂傷和無奈。

內容提要

  

    荊凡著的《顏料坊的孩子》帶領讀者在一座顏料坊里感受中國工匠精神,于繽紛色彩中領悟成長真諦。作品透過姐姐姜思和弟弟姜年的孩童視角,不僅為讀者展現了顏料制作、補畫、刺繡等傳統手工藝,也勾勒出了顏料坊思年堂在現代化進程中的載沉載浮,讀來令人唏噓。
    國際安徒生獎得主曹文軒傾情作序,盛贊其是“一曲端莊而美的挽歌”。

媒體推薦

    這座顏料坊是因美而存在的,它是美的產物,是美的化身。與其說這家人是在運作一座祖傳的作坊,不如說他們在不惜一切地在創作美和保衛著美。這部作品中幾乎所有人物都與美有關,為美而喜悅,為美而辛勞,為美而焦慮。這座顏料坊,是作者美學情感的棲息之地。
    ——國際安徒生獎得主  曹文軒

作者簡介

    荊凡,湖南寧鄉人,文學碩士,師從已故天才詩人張棗,F居京城,為某知名童書出版社副編審!额伭戏坏暮⒆印肥撬牡谝徊績和膶W作品。

目錄

第一章  曬書
第二章  補畫高手
第三章  小繡娘
第四章  迷路的搖櫓船
第五章  七星泉(一)
第六章  桃花塢(一)
第七章  獅子林
第八章  不一樣的顏料(一)
第九章  石青石青
第十章  顏料坊
第十一章  消失的畫冊
第十二章  意料之外
第十三章  胭脂膏
第十四章  七星泉(二)
第十五章  退班風波
第十六章  桃花塢(二)
第十七章  兩次家訪
第十八章  不一樣的顏料(二)
第十九章  比賽
第二十章  生日
“落地的麥子不死”(代后記)

前言

  

    一曲端莊而美的挽歌
    《顏料坊的孩子》是一部題材獨特的長篇小說。
    它寫的是蘇州城一家有歷史的顏料坊以及這家顏料坊主人一家——特別是兩個孩子的故事。在我們讀了太多題材大同小異的故事之后,看到這樣一部取材新穎的小說,會有一種欣喜——一種類似看了太多相同風景之后忽然看到—片獨特風景的欣喜。
    看了作品的題目,我就覺得這小說其實已經一半立住了。
    在這個世界上,并非做什么都得在乎“獨特”二字,有些事就得按一般規矩、規格來做,統一、一模一樣反而是很重要的。比如制作一只足球。如果是高標準的制作,那么這只足球與另一只足球應當是高度一致的。那些用于世界杯足球賽的足球,一定是沒有區別的。我們無法想象用于世界杯的足球每一只都是不一樣的。但文學這個活,卻是講究獨特的——好像它是這個世界上最講究獨特的活。還有比文學更在乎獨特的嗎?我們說一部作品好,說一個作家優秀,獨特一定是一個重要的考量指標。
    《顏料坊的孩子》做到了。至今,我還沒有讀到過一部寫顏料坊的兒童文學作品。這樣,《顏料坊的孩子》就有了存在的理由,就有了吸引我們注意的資質。我們閱讀文學作品,從來就喜歡看新的生活領域里所發生的故事——這些故事一定是不一樣的。一個作家的幸運.就是他能經常與這些我們通常不會到達的領域相遇——其實不是相遇,是因為他有發現新領域的能力。一些人不住地在寫,但寫來寫去,都是別人看到的老舊領域,怎么寫也就是這么回事。荊凡是個文學新人,一露面,就給我們帶來一片新的天地,一個新的故事,這是她出道的好兆頭。這表明她是在深刻理解了文學這個活的性質之后才露面的,是做好了功夫才出道的?梢钥隙ǖ卣f,不是她與這片風景的偶然邂逅,而是她知道,一個獨特的題材于文學而言是多么的重要。
    荊凡是以端莊的態度寫這部作品的。
    當下的兒童文學,大多流于戲謔和諧趣,這沒有什么可以不屑的。其中一些作品深入理解了幽默的哲學意義和美學意義,為我們創造了藝術品。但大多膚淺地理解了兒童文學的特質,以為兒童文學就是用來戲謔和諧趣的,就是博得孩子哈哈一樂的。美其名日:童趣。因為如此片面地理解兒童文學的特質,我們已很少看到那些端莊的作品了?吹健额伭戏坏暮⒆印返墓适乱约皩适碌臄⑹銮徽{,你會喜歡上久違的端莊態度。一樣寫了姜思、姜年雙胞胎兒女和薛小萌等孩子的天真爛漫和與生俱來的童真童趣,但這一切并不是以犧牲端莊的態度來實現的。一切順其自然,落落大方,沒有刻意,端莊卻是由始至終的一種態度。在荊凡看來,這樣一個地處古城蘇州的古老的顏料作坊,這樣一個與藝術和美密切相關的事物.這樣一個不久就要消失在歷史的滾滾風塵中的事物,在面對它時應當抱有崇敬之心、敬畏之心,不可輕慢,更不可以用一副不正經的腔調去說它,褻瀆它。心情應當是純潔的、凝重的、敬仰的、憂傷的、寂寞的、依依不舍的。
    一部世界兒童文學史,并非是一部幽默史。其實,端莊才是它的主要態度——至少是在它的古典時期。比如安徒生,使他永垂史冊的,肯定不只是《皇帝的新衣》一路作品,還有《賣火柴的小女孩》《海的女兒》一路作品。
    在這個娛樂至上、以笑為先、日益輕薄、不住滑向平面化的時代,也許端莊,才是更寶貴的品質。荊凡的選擇是值得我們關注的。
    因為是這樣一個題材,這樣一個故事,我們的閱讀過程注定了就是一個與美同行的過程。
    這座顏料坊是因美而存在的,它是美的產物,是美的化身。與其說這家人是在運作一座祖傳的作坊,不如說他們在不惜一切地創造美和保衛著美。在這家人的心目中,他們的作坊不只是為那些畫家提供上等的作畫顏料。他們之所以對他們的作坊如此上心,一是因為傳統的工匠意識——這種意識使他們對自己所操持的工藝一絲不茍,甚至頂禮膜拜,更是因為他們始終的聯想——聯想到這些顏料是怎樣通過藝術家之手將它們變成美輪美奐的作品而被人類享受的。所以,他們才會對顏料如此著迷,如此精益求精。
    這些人生活在一種審美境界之中。審美境界無疑是人生的最高境界。這種境界感染了雙胞胎兒女,也感染了周圍的人。當作坊的主人因操勞、因焦慮過度而意外地離開這個世界時,我們感到了無邊無際的憂傷和無奈。
    美在當下似乎成了一種奢侈,又被看成是一種矯情。文學居然堂而皇之地回避美、否定美,那些將文字交給美、美感的作品竟然成了一些人的笑話。這很讓人搞不懂:這個時代怎么會這樣古怪呢?難道美是有害之物嗎?難道文學與美結伴而行不應該被看成是天經地義之事嗎?
    也許荊凡只管沉浸在她很自我的感覺里,壓根兒沒有意識到這樣的文學語境,也許意識到了,但因在心中將美奉若神明由來已久,她在這部小說中,始終不忘它的堅實存在,它的無邊意義。這部作品中幾乎所有人物都與美有關,為美而喜悅,為美而辛勞,為美而焦慮。這座顏料坊,是作者美學情感的棲息之地。
    這部作品除了寫顏料坊,還寫了其他作坊。
    中國文學喜戀作坊由來已久。唐人傳奇、宋元話本,就有不少寫了作坊。琢玉者、制陶者、賣藥者、引車賣漿者等時有出現。到了明代作坊情結更盛。再后來的《紅樓夢》是這一情結的突出典型。大觀園里的家什有多少出于名匠之手?四大家族的生活是離不開各種各樣的作坊的。
    這一情結產生的原因是中國本是一個工藝大國。寫作坊也就是寫生活。但今天當荊凡他們在寫到作坊時,卻是另有原因的。這些作品的文字底下是藏匿了一個主題的:傳統在現代文明的逼迫之下退卻乃至消失,在現代人心靈上留下了無法抹去的無奈與傷感。
    《顏料坊的孩子》也許是一曲關于作坊的挽歌,但在凄美的挽歌中卻閃耀著人性永恒的光芒。
    2017年9月3日于北京大學藍旗營住宅

后記

  

    “落地的麥子不死”(代后記)
    一直以來,我對繪畫和關于色彩的一切都有著一種近乎偏執的喜愛和探究欲。
    四年多以前,我曾經讀過一本書,名叫《顏色的故事——調色板的自然史》。一進入那些故事,我就深深為之著迷。那個從小癡迷色彩,從童年時代就立志探究每一種顏色的起源與變遷的作者,就像我的知音。也是從那本書里,我知道洋紅原本出自南美洲仙人掌上的一種寄生蟲——胭脂蟲的鮮血,昂貴的紫色則來自海蝸牛的眼淚……簡直有著一種無法描述的美麗和神奇!
    遺憾的是,這本書對中國畫中的顏色講得很少。中國畫因為倚就于中國的古典哲學和傳統文化,不僅有著自己獨特的美學意蘊、自成一體的畫法、與眾不同的材料和工具,也有著不一樣的顏料制作傳統和工藝。而這些傳統和工藝,正在式微、失傳、走向沒落。
    有一次去蘇州,我特地到新開的姜思序堂傳統國畫顏料門店探訪并試圖去尋訪顏料生產的工廠,但我遺憾地發現,聞名國畫界的姜氏顏料工廠正如一個缺乏關注的留守兒童,在一個偏僻的胡同中孤獨地面臨著生存的困境。
    我突然有一種寫一個故事的沖動,所有關于顏色的記憶都爭先恐后地涌出來:《戴珍珠耳環的少女》中以寶石為原料又和著愛與淚的細細研磨,《中國畫顏色的研究》中凝結著于非闇心血的顏色與技法的介紹,顏料商店里陳列著的五彩斑斕的顏料粉與顏料膏……更多的,是一片片在腦海中閃爍著光彩的童年記憶:
    第一次拿到裝在玻璃瓶里的水彩,興奮地對著太陽反復觀看,愛若至寶……
    第一次把不同的顏料滴在紙上用嘴吹成一幅畫,吹到眩暈卻無比幸!
    第一次拿到《芥子園畫譜》《禽鳥圖鑒》,高興得一連好幾天每天都把它們放在枕邊睡覺……
    還有,家里滿墻的畫和客人的稱贊,從不曾受過專業訓練卻在區里拿了頭獎的小驕傲,一次又一次老師勸我學習美術并承諾不收任何學費的輔導,當然,還有我一次又一次的主動拒絕或是失之交臂……當年那個固執的女孩選擇了自認為更加適合自己的道路。
    沒錯,我最終并沒有走專業繪畫的道路,這方面的造詣也一直止步不前。但對繪畫的喜愛和傳統的國畫制作工藝一樣,變成了“落地的麥子”,被自顧自一路向前的時間一點點碾壓進了無邊無際、摻和著雞零狗碎的現實泥沙里。它們在那里沉睡著,卻從未忘記它們身為種子的使命:當陽光和雨露再次來臨的時候,它們破土而出了。
    但破土重生的過程并不容易。在寫作的過程中,我帶著與生俱來或是四處沾染的偏見,戰戰兢兢,如履薄冰,一邊是理性,一邊是激情,在它們的拉扯下,還好我沒有被撕裂,或者掉進萬丈深淵。最讓人欣慰的是,書里的主人公一直像最好的伙伴一樣陪著我。我讓小主人公領受了生活的饋贈,經歷了命與運的折磨,迷茫、渴望、歡欣鼓舞又跌跌撞撞,就像現實中的很多人一樣,面對劈頭蓋臉的恩賜與捉弄從來都來不及躲閃卻始終揚著頭…… 那些讀過這本書的孩子希望你們喜歡故事里那些美麗的顏色,記得曾經存在過但可能很快要像麥子一樣掉落土地的傳統顏料制作工藝(當然還有一些別的民間工藝),感受到故事中父母給予孩子的最無私的愛,看到也許你們還不能理解的命運的無奈與無!钪匾氖,希望你們像姜思和姜年一樣,在人生最美好的年紀里不停地發現自己,找尋自己的道路,敢于選擇,并勇于承擔這選擇帶來的所有后果。 而今回過頭來看,這個故事實在沒有什么過人之處,算不上成熟高明,甚至可能很快就會像海浪一樣消失在沙灘上,但它也確實會成為我那些美好繪畫記憶和色彩認知的一個長長的注腳。 如果有機會遇到若干年前那個固執地喜歡著色彩和繪畫卻又在糾結中選擇了別的道路的女孩,我想給她一個溫暖的擁抱,然后對她說:“謝謝你,你所做的一切都是最好的選擇! 荊凡 2016年11月30日 北京

精彩頁(或試讀片斷)

  

    1
    那時候,蘇州每年六月初六有曬書的習俗。小橋流水的城里,粉墻黛瓦的人家,但凡家里有點書的,要么搬出楠木桌,要么擺好長條凳,要么支起黃竹竿,都張羅著曬書。在屋里陰了一年的大小書籍.不論多少,不論厚薄,一律被請出來除塵曬太陽?諝庵虚g或彌漫著一股書獨有的香氣,讓人安心。
    這時節,最高興的要屬那些愛看書的大大小小的孩子們:有機會看看父母的私藏不說,還必須得趁此機會到鄰居家串串門,看看哪家書多,哪家書少,哪家有合心意的連環畫。認字多又好奇的孩子,早默默地把自己感興趣的書名記下,待找到合適的時機借來看。調皮的還會趁大人不注意偷偷把自己喜歡的書藏起來。
    六月初六一大早,東方泛起的魚肚白下暈開了一抹若隱若現的絳紅,正是個曬書的好天氣。住在老城菉葭巷巷口的何韻茵揉了揉迷瞪的眼睛,從床上爬起來。這個瘦小卻精致的女人梳洗完畢,探出頭從側墻的花窗往外看了看.七星河的水面被清晨泛起的蒙蒙水汽籠罩著,兩岸的馬頭墻靜靜地矗立,夾竹桃、梧桐和冬青各顧各地吐著深深淺淺的綠。賣菜的搖櫓船還沒來,還沒蕩開這清晨的靜謐。
    何韻茵在爐子上發起火,坐上水,抬腳咚咚咚上了木樓,來到二樓姜思和姜年的臥室。她拍了拍睡在外間的姜年,又進門拍了拍里間的姜思:“起床了,起床了,六月六,早些起來幫忙曬書啦!
    姜年嘴里哼唧了一聲.旋即翻過身又睡著了。姜思聽到媽媽的話卻猛的一下坐了起來。她伸了個懶腰,揉了揉眼睛,一邊打著哈欠,一邊抬腿下床趿上了拖鞋,跟著媽媽吧嗒吧嗒下了樓。
    姜思和姜年是龍鳳胎。姜思早出生兩分鐘,是姐姐,姜年晚出生兩分鐘,是弟弟。姐弟倆雖然一母同胞,長得也很相似,卻性格迥異。
    姜思洗漱完畢,走到花窗邊,踩上窗邊的凳子,把拴在窗欞上的繩子解下來,一把一把往上拉,繩子盡頭浸在河里的碗筷籃子被拉了上來。
    蘇州人家盡枕河。那時候,蘇州城里大大小小河里的水都還很干凈。沿河的人家,洗菜淘米,洗碗浣衣,都指靠著這河水。每天吃過晚飯,姜年總是一溜煙兒就跑出了門,姜思卻像大多數女孩一樣懂事得早,主動幫媽媽分擔家務,主動收拾洗碗。這洗碗,也簡單,把碗里的剩菜倒干凈,碗筷裝進竹籃里,籃子提手上系著麻繩,連籃帶碗從窗戶放下去,沒多久水就把碗筷沖干凈了。有時候,姜思放好碗筷籃子就出門和小伙伴們玩去了,到第二天早上才拉起。偶爾還有驚喜.到籃子里嬉戲的小魚小蝦,來不及游出去,一起被拉了上來。姜思會把它們放進天井里的荷花盆里。
    這時候,姜思的父親姜琰清著嗓子到了天井,他照例挨個兒查看了一下天井里的花花草草,給文竹、梔子和其他幾盆喜水的盆景都噴上水,然后開始一天的忙碌。
    姜思收拾好碗筷,也來到天井中,到貓窩邊看她家的貓。貓媽媽焦茶正在給她昨天剛出生的小貓喂奶。三只虎頭虎腦的小貓崽像三團被熟宣紙渲染透的圓墨球,躺在焦茶肚子邊瞇著眼睛吃得正歡。它們的毛色和焦茶很相似,濃淡卻有細微的差別。姜琰昨天已經根據它們的毛色都起好了名字——暖灰、黎灰、草灰。這么文氣難分的名字,招來了何韻茵的抱怨。別人大概是分辨不出來它們有什么區別的,姜年也叫錯了兩次,但姜思卻似乎秉承了顏料世家的好眼力,一眼就能看出來。
    蘇州是古代文人畫的重要陣地,以唐伯虎為首的江南四大才子就曾生活在蘇州。國畫盛行.相關行業自然也同時盛行。姜家祖上在明末就出了一位善于制色的畫家,他研制出的各色顏料明快腴潤,色澤鮮艷,用來畫的國畫紙色合一、經久不脫。姜家的子孫傳承了這份高超的技藝,用祖先姜圖這一宗支的堂名“思年堂”命名。但是,“太平天國”年間,蘇州備受戰火蹂躪,姜氏一族外奔避亂,思年堂不得不停業。后來,思年堂幾經傳手外姓學徒,又收歸國有,到姜琰父親晚年才回歸姜家。因此,姜思、姜年這對雙胞胎才被取了這樣的名字。這些歷史,姜琰從姜思和姜年年幼時就開始講,而他們也早已爛熟于心。
    姜思逗完貓,何韻茵也把早餐端上了餐桌——魚粉。何韻茵是湖南衡陽人,最擅長做家鄉的魚粉……
    P2-5
    

 
类似微博赚钱的软件 津乐天津麻将下载 虎扑篮球论坛中国篮 股票市场大盘 上海正宗麻将清混碰 平特三连肖高手论坛 西甲积分榜和射手榜 qq天津麻将手机版下载 双色球三角码实例 教炒股的app哪个 棋牌辅助器(免费)